余华作品《活着》感人泪下

南美写作协会1月1日(周六)下午在华侨教育中心举行了一次读书会,会上讨论了三位著名作家的代表作。

它们是余华的《活着》,周粉玲的《如se》,简·万的《爱我你他》和《走向成熟》。发言的有陈芮林、姚佳伟、郑倩琪、陈魏紫、胡久建和唐一奴六名成员。

《活着》这本书很薄,但却是一本深受大家尊敬的好书。

1999年6月,中国香港《亚洲周刊》将《活着》选为20世纪中国100部小说之一。它被改编成电影,由葛优和巩俐表演,引起轰动。

陈芮林说,当作者余华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他住在殡仪馆对面,经常去殡仪馆玩。他看到许多人死去,所以他很有兴趣为死亡和痛苦的发生付钱给彩票商店。

他的作品以20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人民的生活为主题,描述了他们的苦难和死亡。

由于其划时代和令人震惊的性质,今年有三本书被翻译成英文并在美国出版。

《许三光卖血》和《活着》是很好的代表。

《许三光卖血记录》记录了中国大陆农村地区的人们为了生存不得不卖血,使得整个村子都感染了艾滋病,但为了生存而死亡。

但是即使你得了绝症,你仍然要活着,你仍然要卖血。

《活着》记录了文革期间与地主斗争的故事。

主角傅贵赌得很好,从地主变成了贫穷的农民,但他救了自己的命。

得到土地的人原本是一个贫穷的农民,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地主,代替他死去。

胡说“活”字非常真实。例如,主要农民傅贵的妻子贾珍在临终前告诉傅贵,她已经为傅贵生了孩子,并与傅贵分享了她的生活。傅贵对她很好,并不后悔。

我希望在下辈子成为傅贵的妻子。

这句话和胡太太去世时说的一模一样,让他读的时候哭了。

唐一怒的看法则是,这本书文笔很平淡,语气也很平淡,没有一句控诉和报怨。唐生气的阅读规则是这本书的文字和语气都很简单,没有任何抱怨或抱怨。

这本书非常直截了当,大约有十几个角色,从头到尾,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死去。

虽然故事很简单,但没有关于文化大革命和本土炼钢的抱怨和抱怨,事实上,这篇文章是对日本统治时代的最大抱怨。

里面人物之间的爱和善良,简单的信仰和对政府的服从,没有抱怨和遗憾地生活的耐心和牺牲,所有这些因素都让人们热泪盈眶,惊恐万分。

周粉玲的《儒色》也受到了很多好评,是近年来台湾文坛上一部罕见的杰作。

姚佳伟认为周粉玲的写作技巧很高,描写了台湾当代社会的各种事物,如地震等。,跳进和跳出角色的内心,模糊了小说和散文之间的界限。

这位中国副总理和副总理被评为近年来最一丝不苟和悔悟的作品。

世界副总编辑田新斌(Tian Xinbin)认为《儒色》是作者挖掘血液并在公众面前传播的作品。

描写人物而不美化是一个忠于自己感情的作家。

周粉玲还有一部名为《儒生》的作品,与《儒生》一起阅读,以更好地理解作者的观点。

至于简·万的《爱我你和》和《走向成熟》,这是两篇散文。

陈魏紫认为简·万的气质温柔真诚,她的写作轻盈而充满爱。

“爱我”是个人与自我的关系,“爱你”是与配偶、父母、朋友和亲戚的关系,“爱他”是与社会和社会的关系。

“走向成熟”是表达一个人对学习的观点,用学习来满足自己的需要,改变自己的生活,扩展自己,理解美国文化。

图书俱乐部召集人王雪莹说,明年一月简·万来到美国时,她将受邀到休斯顿谈论她的作品。

发表评论